滑稽戏能否再度“有戏”,让观众笑下去

时间:2019-07-12 00:02:05 作者:深河箩筐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招聘不限籍贯,语言是一道关,考题原本设定用沪语朗读,之所以加上“其它方言”,王汝刚说,滑稽戏本就是南腔北调,就像上海五方杂处,壮大海派文化,要广开门户。目前,滑稽戏后继乏人,不单是语言环境的问题,培养接班人要靠系统机制。“一是大力发展少儿曲艺,二是与社会合作,培养曲艺的粉丝,三是与院校合作,培养人才,这些都要放上议事日程。”

“薛文彬身上有两点值得大家学习,一是他的节目音乐性特别强,二是结合了当下流行的动画、卡通元素。但新元素不能滥用。”王汝刚一边为年轻人把脉,一边传授经验,“不断超越自己很难,我给自己定下的要求是不重复自己、不用别人的噱头。未来我们中心的节目要根据演员自身情况和特点量身定做。滑稽戏有两支笔,一支彩色笔,一支黑白笔。每个演员都是一支笔,编剧拿出来的是黑白画,要靠演员的彩色笔二度创作。”

《七十二家房客》何时换新面孔

“原汁原味的独脚戏,可能一个段子要讲40分钟,最后才抛出噱头。对习惯短时间内获得高饱和刺激的现代观众而言,节奏太慢了。”钱懿说,传承也是改良,北方经典相声小品的不少招笑技巧其实是从滑稽戏里来的,现在流行的相声剧某种程度上就是滑稽戏的延伸。“过去,相声只讲不做,而独脚戏是有清晰人设的。现在,你看岳云鹏,其实一登台也有人设。当然,滑稽戏也要向北方相声学段子的叙述方式、结构,语言的精炼等元素。独脚戏还有很多经典段子沉在水面下,等待我们去发掘。就拿滑稽戏的早期形态‘幕表戏’来说,幕表师傅把各幕剧情说一下,规定个时间,其他就靠演员自己发挥,这不就是最早的freestyle(即兴表演)?”毛猛达认为,独脚戏真的不缺观众,反而有很多市场空白等着我们去填补。

两团合并后产生了显著变化。“演员多了,花多了,角多了。”春节前,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举行成立后的首次年终总结会,王汝刚直言,“繁花也需要修剪。”

葛聪敏听后,觉得这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会后,他连夜赶到负责工程建设的村干部家里了解情况,尽管得到的答案是那几个小工是熟练工人因而得到了长期聘用,但他觉得这事不能草草解决。之后,村两委召集村民召开“民工议事大会”,讨论、征求意见后制定了“做工五项规定”,其中一项规定:有意向做小工的村民报名后按照所在小组排序,村里先后轮流安排做工。很快,“五项规定”顺利在村民说事会上得以通过。谈起这事,村民谢世良夸赞:“办得公平公正,大家都心服口服。”

图为青年志愿者协助旅客进站。

从《石库门的笑声》《舌尖上的诱惑》到“老树新花”,滑稽戏重新成为沪上舞台的风景。多年低迷后,滑稽戏复兴的时机真的来到了?“观众‘饿’了,市场有需求;我们演员也憋了一口气。唯一担心的是,这么多年下来,演员的角被磨平了,创新力不够。”薛文彬说。

薛文彬计划找圈子外的编剧磨本子,“只要节目好,哪怕费用自己出,又有什么关系?当然,中心很支持我们。”“过去我们上电视,大家说我们不务正业,滑稽演员就是艺人,在哪个平台都要给大家带来笑声。”钱懿有点委屈,“就像市场营销一样,不让观众先熟悉、认你的脸,怎么让他们接受你要传承、要‘卖’出去的经典呢?”

去年10月,上海人民滑稽剧团与青艺滑稽剧团合并成立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如何“传承”自然成为中心议题与任务。“哪天你们看到《七十二家房客》都换成新面孔了,滑稽戏新旧交替的阶段性传承就算完成了。”在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主任王汝刚心里,这是“传承”的标杆。

“现在不要说独脚戏了,上海人都没了。”《石库门的笑声》开场,毛猛达带头自嘲。台下观众马上反应过来,纷纷说,小孩都不会讲上海话了。春节前,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首次公开招聘,考题里有一道就是用沪语或其他方言朗诵一段精心挑选的文章,里头有场景、有人物、有对话。

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省政府党组副书记黄楚平,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曹广晶、曾欣、万勇、陈安丽,省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别必雄出席会议。副省长杨云彦列席会议。

美国航空将订购空客A321XLR飞机(Airbus官网)

“输血不如造血,给东西不如给市场!通过展示展销‘走出去’锻炼,现在我们的村民都能说会道,更加知道怎么推销自己的产品。”省编办驻村扶贫干部、转水湾村扶贫工作队副队长江万永说,扶贫集市让农民朋友树立起市场对接意识。

从“要我做”到“我要做”

对于《石库门的笑声》大受欢迎,毛猛达称之为“圆梦”,“圆了在退休前就信誓旦旦要实现的那个梦——做一台久违了的独脚戏,让老百姓真正投入地笑一次。”为什么是在退休后做?三年前,毛猛达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直言,体制内不是“我要做”,而是“要我做”。记者采访时的感受是,除了大批仍然心系舞台的老艺术家,在新一代滑稽演员中,“我要做”的劲头也来了。

两团演员的直接感受则是空间大了。“人滑以小节目、独脚戏见长,青艺排大戏为主。合并后,演员阵容大了,节目样式更多样。”原青艺演员薛文彬是颇受戏迷喜爱的新生代滑稽戏演员,在他看来,过去的体制多少捆绑了年轻一代的创造力,“在排戏过程中,很容易产生分歧。”现在,演员多了,组合多了,薛文彬与搭档单斌有很多新计划,“新节目需要在演出中不断‘滚’出来,滑稽戏编得顺畅不代表好看。”

春节期间,独脚戏《石库门的笑声》在中国大戏院热演不歇。自去年9月首演以来,由毛猛达、沈荣海带来的这出原创新戏五轮演出,场场爆满。老观众感慨,上海滑稽戏舞台许久未曾这般热闹了。久违的热闹背后是更深的期盼。独脚戏、滑稽戏原本深受本地观众喜爱,不过近年来,滑稽戏境况低迷。《石库门的笑声》之后,独脚戏能否有源源不断的新剧目让观众“笑”下去?上海滑稽戏能否再度“有戏”?

“演出、创作、工作都在路上。”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挂牌成立后,不足三四个月,原创大戏《舌尖上的诱惑》及2019贺岁剧《四大才子》等剧目已陆续与观众见面。3月,东方艺术中心“东方名家名剧月”期间,“老树新花——传统滑稽节目荟萃”将集合王汝刚、李九松、毛猛达、沈荣海、陶德兴、钱懿、陈靓、潘前卫、曹雄、许伟忠、徐英、曾懿、徐荪懿、王静瑛、郭力、田芳、陈永庆等老中青三代滑稽演员。王汝刚形容,这将是一台以中青年演员为主要力量,充满热情与笑声的演出。

传承不光是恢复老段子

除此之外,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封闭式基金的总规模为9753.11亿元,开放式基金的总规模达到12.97万亿元。开放式基金中,股票基金总规模达到9969.97亿元,在3月份增加484.83亿元;混合基金总规模达到1.58万亿元,在3月份增加819亿元;债券基金总规模达到2.45万亿元,在2月份增加132亿元。

央视财经评论员 刘戈:这个开门红可以表述为多点开花,对欧盟,以及新兴经济体的出口大幅度增长,另外,从产品来说,除了机电产品,原来很传统的产品,比如塑料制品、玩具、家具、服装增长也很快。

展览包括6个分区,分别为艺廊荟萃、亚洲视野、艺术探新、艺聚空间、策展角落及光映现场。其中,艺聚空间展览区将展示12件博物馆规模装置艺术,8件是于香港展会首次展出。

“我们希望能够以新华网版权链平台为核心,联合互联网内容平台、创作者、消费者,共同构建一个繁荣清朗的数字内容新生态。”新华网副总裁申江婴在发布会上表示。

今日凌晨2时,野象袭人事件再次发生,住在勐海县勐阿镇嘎赛村小新寨小组海往公路旁棚子的蔡某发现象群靠近住所后,遂下楼驱赶,遭到象群攻击致死。事件发生后,勐海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组织勐阿镇相关部门人员和县林业草原局、县自然资源局、县公安局等部门前往事发地,开展调查处置和善后工作。据了解,死者蔡某,男性,现年46岁,系福建省漳浦县盘陀镇人,在勐海县从事香蕉种植。

“2019年西藏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送文化活动”启动仪式现场。旦增卓色 摄

具体来看,2018年安徽工业经济运行总体呈现“三稳一突出”特征。

(Space X官网直播“龙”飞船发射画面)

李登辉执政后,台当局开始修改教科书,启动“去中国化”。黄智贤说,“台独”政客20多年来积非成是,导致一部分台湾年轻人缺少正确的历史观和国家观,令人十分痛心。

据英国《每日邮报》2月27日报道,近日,美国密苏里州的一名三岁女童受到托儿所老师暴力拖拽导致头部被摔破。此前,该老师曾宣称伤口是女孩自己摔倒所致的。然而,监控摄像记录下了这虐心一幕。

几年前,上海人民滑稽剧团在黄浦剧场做过“上海笑天地”小剧场表演。钱懿说,最开心的是看到有年轻情侣把来“笑天地”看戏当成约会项目,但台下多的还是白发苍苍的老观众。“有一次下大雨,老观众们还是来了,我既感动又辛酸。怎样让滑稽观众的年龄层降下来?这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春暖花开之时,上海独脚戏艺术传承中心在白玉兰剧场的驻场演出,已在酝酿筹备之中。

笑说米小游戏